邻家哥哥别上我的床(H) - 分卷阅读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他又回来床上看书,过了约莫二十分钟,时针走到一点时,他将乔婷摇醒。

    该继续上课了。

    喔。

    还是很想睡觉的乔婷心不甘情不愿得起来,举手伸了个大懒腰。

    我的手好像怪怪的。她揉揉左手前臂。好、好酸喔。

    面对她的疑问,伯耘面不改色道,妳刚睡觉压到了吧。

    是喔?

    她起床的时候有压着手吗?她不太记得了。

    是啊。

    伯耘拉过她的手来,按摩酸软的地方。

    乔婷张着星星眼,望着伯耘,心想他真的好体贴,却不知道她手会酸,是因为刚才伯耘利用她的手干了啥好事。

    好多了吗?伯耘语调温柔的问。

    嗯。乔婷微笑点头。

    那我们继续上课。伯耘抬脚下床。

    听到要上课,乔婷带笑的容颜立刻变成了苦瓜脸。

    接下来上理化课。

    欸?数学不上了吗?乔婷瞠目。

    她还想说下次的考试,她有把握考一百,可以换伯耘脱衣的耶。

    伯耘眨了下眼,眨掉隐含的诡诈之色。

    一直上同样的课程妳会疲劳的。

    不不,她一点也不会疲劳。

    一样的模式,我讲解完之后考试,错一题脱一件。

    不……

    乔婷超想仰天大喊。

    她想上数学了啊!

    她喜欢数学了啊!

    把理化讲义拿出来。

    乔婷哀怨地拿出讲义。

    伯耘讲完一个科目之后,马上执行考试。

    乔婷考了——

    四十分。

    卑鄙的哥哥 < 【简】邻家哥哥别上我的床 ( 七月晴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https://http://www.wuliaozw.com//books/635867/articles/7362760

    shuise

    卑鄙的哥哥 < 【简】邻家哥哥别上我的床 ( 七月晴 )卑鄙的哥哥

    四十分?!

    乔婷看着考卷上头的数字,呆愣地想着,她身上外衣就剩三件,这脱了之后不就只剩……只剩内衣了?!

    只剩内衣面对着伯耘……吗?

    她红着小脸偷觑伯耘,而伯耘虽然内心已是波澜万丈,却还是面不改色的缓缓站起,将电暖器的热度往上提高到强暖,屋内很快地就温暖一片,甚至他自己都觉得有点热了。

    他回到原位后,身子往后倾,单手支撑自己健壮的上半身,语气徐缓,脱吧。

    那音调啊,好像只是叫她吃掉一块猪排那样从容、淡定。

    但其实他心里想着的是——

    再考一次六十,乔婷就会全身脱光了。

    脱光之后又没考满分的话该怎么办呢?

    那不就……

    喉结快速一个上下起伏,他改换了姿势,微驼着背,好遮掩他刚才因为脑中一个遐思,而又快速鼓起的一大包。

    乔婷抿着唇,很是不知所措,又很害羞的先把内搭裤给脱了,露出两条笔直纤白的长腿,再脱掉上衣跟裙子。

    身上只剩一套可爱的粉蓝格子内衣裤的乔婷,无法再用盘腿那种随意的姿势坐在地板上,只好并拢着双腿,往桌下伸。

    小巧的胸部被有托高集中功用的内衣托成了两块白馒头,随着她的动作而轻晃,就像海浪一样,晃得伯耘的头都有点晕了。

    他好想把手伸进去罩杯内……

    伯、伯耘?伯耘是在盯着她的胸部看吗?

    乔婷觉得难为情极了,可是胸部却因为他灼热的视线而起了反应,她感觉得到原本跟胸乳融合在一起,形成两道圆滑弧线的乳首好像硬了,顶着罩杯,有点刺疼。

    乔婷的轻唤惊醒了不小心看得忘情的他。

    嗯咳,伯耘清了下卡住的喉咙,我再把题目讲解一次,讲解完再考试。

    那、那如果没考满分……

    一样照脱。

    乔婷咬着下唇,脸更红了。

    再脱……再脱就没有衣服了……

    她就得裸体上课了耶!

    这不是很丢脸吗?

    她这次一定要考好,绝对不可以再脱下去了。

    可心里越是急,就越无法集中精神,伯耘出的试卷内容,她不知怎地,一个字也看不懂。

    明明刚才才考过类似的题目啊,为什么她这次脑袋特别糊?

    乔婷不知道的是,伯耘有刻意将题目设计的艰难,她就算完全听懂刚才的讲解,也了不起考个六十,那套可爱的内衣裤注定是不可能再继续留在她身上了。

    三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乔婷没有一题算出正确的答案,也就是她考了一个大鸭蛋。

    不该心软 < 【简】邻家哥哥别上我的床 ( 七月晴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https://http://www.wuliaozw.com//books/635867/articles/7366441

    shuise

    不该心软 < 【简】邻家哥哥别上我的床 ( 七月晴 )不该心软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一个大大的鸭蛋挂在试卷右上端,还是让乔婷瞬间呼吸一窒,脑袋空白一片。

    零分……

    零分不就要脱五件?

    可是她身上只剩两件,那是要连皮肤、头发都脱了吗?

    因为震惊过度,所以她的脑子已经乱七八糟,根本无法正常逻辑思考了。

    她转头望向一旁的伯耘,只见他脸色沉重,眼眸微垂,眼底看不见任何光亮,彷佛一潭黑水,深沉得叫人惊慌。

    怎么办?

    伯……伯耘……她胆战心惊的唤,泪泡在眼眶酝酿,随时会变成大颗泪珠落下。

    伯耘长长叹息了声。

    乔婷的眼睫再也承受不住泪珠的重量,滚落了下来。

    对不起,我考得……那么差……让你失望……

    乔婷自责的泪水让伯耘心口揪了一下。

    他那一声叹息,作戏意味十足,是想让乔婷能心甘情愿地把衣服脱光,没想到她竟然自责地哭了,让伯耘心头有些后悔不该把题目设计得这么难,让她抱了一个难看的大鸭蛋。

    这该算我的问题,伯耘歉然道,是我在设计题目时,没注意到妳的能力,设计得太艰难。

    乔婷粉红小嘴微微一张,突然就放声哭出来了。

    伯耘傻眼。

    对不起,是我太笨、太笨了……哇啊啊……

    靠,他是脑子抽风了吗?安慰的话语说成酸言酸语,也太白痴了。

    妳别哭,是我不好。伯耘手放上纤背轻拍,找理由安抚道,我出的题目是高中生的程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