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军阀生涯 - 第八百零二章 折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意见统一倒还好说,意见不同,直系则会面临着分裂的危险,尤其是在曹琨当总统这件事上,吴佩孚一直都是持有一个反对意见,他不赞同在这种情况之下,贸然当总统,毕竟时机未到。可曹琨执意如此

    ,听不进不同意见。因此,两人之间生了间隙,一个坐镇京城,眼睛紧盯着总统宝座,另一个赌气去了洛阳练兵……

    将帅心不齐,这是必败的征兆!

    张作霖乐于看着他们之间相互内斗,斗吧,闹得越欢实越好。

    心不能往一块想的直系就是个纸老虎罢了,复仇,这是迟早的事情,或许用不到他出手,直系就会因为自己折腾,而把自己给活活耗死。在张作霖的眼中,真正的对手则是那个盘踞在长江流域的袁兆龙!

    或者说,袁兆龙将会是少帅的主要对手才对……毕竟上了年纪了,活到五十岁,意味着半截身子入土,剩下的日子都是在倒着数了,处于父爱的责任和义务,老帅张作霖必须要为少帅盘算好一切,若是能够在他活着的时候,打败袁兆龙,一了百了,皆

    大欢喜,若是他活着无法击败袁兆龙,以少帅的资质和能力,等到继承奉系军阀的时候,能够对抗的了鄂系军阀吗?

    人老奸、马老滑,相比较袁兆龙这个从袁世凯时代走过来的壮年老滑头,少帅就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牛犊子,而袁兆龙是一只饿狼……

    袁兆龙手上的精兵良将众多,五虎、青年军。再看少帅这边又有谁呢?一个郭松龄为他出谋划策,作为学院派的头儿,跟着老帅打天下的这帮老伙计们自然不会服从于少帅的指挥,从威望和公信度来说,少帅还不足以号令元老派的老将们,这群老家伙,有的时候,连自己这

    个领袖的命令都不听,就更别说,年纪轻轻的少帅了。

    少帅是个好苗子,可惜缺少良臣贤将来与之辅佐。“有的时候,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多注意一下周边,若是碰上了人才,千万不要错过,这年头,一个人才足以顶的上一个团,老子的这些资源你还用不了,你的身边只有一个郭松龄是远远不够的,在这

    一点上,要向袁兆龙这家伙学习,广罗天下英才,老子是个大老粗,可现在也知道人才的重要性。抓住了机遇,等于是抓住了未来,这句话,你一定要牢牢地记在心里,懂了吗。”

    “孩儿懂了。”张作霖摇摇头,叹口气,闭上眼睛,继续躺在摇椅上。“你还是没听懂,这也不怪你,千万言语不如亲身体会,等你将来做到这个位置之后,有了我的经历,你便自然会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过,还是有一句

    话,你必须牢牢记住,宁死不做卖国贼,咱们老张家的人,跟鬼子合作可以,但是不能给鬼子卖命,当汉奸,知道了吗!”

    “知道了,孩儿发誓,决不当卖国贼,不当汉奸。”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每次跟老帅谈及政务的时候,最后总会加上这么一句,少帅的耳朵都快要生出茧子来了,这话说得,就好像他将来一定会卖国一样……啪,一个清脆而又响亮的耳光抽在了林浅语的脸上,林浅语被抽倒在地,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一只花瓶,花瓶掉在地上摔碎,而林浅语的手正好按在了花瓶的碎片上,白嫩的小手被碎片扎破,顿时流出

    了殷红的鲜血。

    脸也疼,手也疼,林浅语被打哭了,这还是父亲第一次这么对待她呢。母亲站在一旁,心疼不已,可是慑于丈夫的权威,不敢上前去搀扶安慰女儿。

    气急败坏的林正明指着林浅语怒道:“说,你放走的那个同学是不是叫柏天赐,是不是就是那个案子中没死的家伙!”

    “是他……”林浅语索性直接承认,反正柏天赐已经离开京城,已经安全了,离开了京城这块是非之地,天下人谁拿柏天赐都没辙,林浅语很有信心,挨一顿打,换来情郎一条命,林浅语认为值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混账丫头,你知道他是谁嘛?他是鄂军的人,是咱们的敌人,黎元洪被他给带走了,你知道吗!而且还是从我防守的关口放出去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一旦消息传

    出去,咱们一家就全都完了!”

    林正明大声的咆哮着,吼得声音之大,几乎震得林浅语耳朵疼。

    林浅语点头,脸上不悲不喜,轻轻道:“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也知道他为何要找到我的目的,一切我都知道,可我还是帮了他,没别的意思,因为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这就足够了。”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不成,吃里扒外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林浅语这话说出口之后,林正明的怒火直接烧到了眉毛。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林浅语放走柏天赐一行人之事,很快便由他的部下传到了林正明的耳朵中,根据士兵的描述,林正明确信柏天赐的“爸爸”就

    是消失不见的大总统黎元洪!

    万万想不到,最后黎元洪居然是被自己给放出去的,而且,这一切都是拜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倒霉丫头所致!

    “打死你算了,一了百了!”林正明抄起了一根棍子,就要往林浅语身上招呼,母亲吓坏了,连忙上去抢夺木棍。

    “老爷息怒,浅语年纪小不懂事,看在她是第一次犯错的份上,饶过她这一次吧。浅语,快走呀!”母亲苦苦哀求。

    林浅语依然是跪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等着父亲惩罚的木棍落在自己身上……

    林浅语送走柏天赐的时候,感觉他的父亲很面熟,当时并没有多想,可回过头来,放才意识到,难怪面熟,他是黎元洪……林浅语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也知道造成的后果会多严重,可是她的心中依然不后悔,哪怕是被柏天赐利用,也是心甘情愿。因此面对父亲的怒火,林浅语毫无怨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