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苟(H) - 分卷阅读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他抱起来和他忘我的接吻,头顶的水滴进两人相缠的唇舌之间,不知进了谁的嘴,潮湿又火热的吻。意乱情迷时,他让宋荀给他手淫,

    宋荀并不能把这件事做好,尤其在身体被摸得火热,呼吸全被掠夺的情况下,他缓重的手满足不了男人的欲望,拉扯过度的时候腕上的手铐甚至会错手擦到男人那蓄势待发的阳具。

    男人咬着下唇发出斯斯的抽气声,他的手探到下头去,紧紧握住宋荀翘起来的小东西,捏在手里玩。宋荀怕极了,嘴角下垂着,男人漫不经心地态度,让他觉得自己的阴茎会被失手扯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他前缩着肩,主动攀住男人的肩和他亲吻。

    男人吮住他嫩红的舌尖,享受着他绝无仅有的主动,拍着宋荀的臀部,啪啪声让宋荀格外羞耻,“舌头出来一点。”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唇齿相依,交换着唾液与灵魂,像谁也离不开谁。

    第十二章

    男人照样给他喂饭,一日三餐分得开,宋荀偶尔可以得到一杯牛奶,更多时候是男人口中所谓的“牛奶。”

    在进食之前,不由分说地把粗硬的阴茎捅进他嘴里,让他整个口鼻间都充斥着男人下面的麝香味和精液的苦腥气。

    就算是口交,男人也喜欢极富占有欲的姿势,他常扣住宋荀的后脑勺,手指插进他的发里,不许他挣脱,自顾自地把自己粗大得可怕的阴茎插进宋荀细嫩紧致的嗓眼,他失神地进出着,又狠又猛地,像要将宋荀贯穿。他喜欢逼得宋荀干呕,那时候宋荀喉咙紧得叫他欲仙欲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光,像升天了似的。

    他从来不敢把东西全插进去,宋荀那小细喉咙一定受不住,现在半截露在外面,没插几下,宋荀就苦着一张脸哭得不成人样了,全进去了,估计宋荀要哭得没命了。

    他不在乎宋荀能不能给他全含进去,他就爱看宋荀大张着嘴把他的大东西吞进嘴里,唇红齿白的,难受又隐忍的小模样,看着叫人骨头发软。

    最喜欢的是让宋荀吞下他射在他嘴里的阳精,又浓又多,够宋荀含个满嘴,然后合住他的下巴,叫他乖乖喝下去。他拿出相机来,拍摄宋荀紧绷着的脸,咕哝一声将涩苦的男精全数咽进肚子里。

    有时候宋荀被他欺负惨了,又会像一只被抛弃的幼兽缩成一团,他会把他抱着怀里亲吻,奖励他一杯热牛奶。

    宋荀神经长期紧绷,很长一段时间拒绝排泄。像小儿把尿一样的被抱在男人怀里已是十分羞耻,但更让他惊惧的是男人无时无刻存在的镜头,和他排尿后男人舔舐他的性器,小小的颜色粉嫩的阴茎被男人含在嘴里,滋滋有味的吮着,丝毫不像他给男人口交时艰难得快死去的痛苦,男人似乎极享受他稍带点尿骚味的精液。

    宋荀惊骇于男人的举动,他只听过早先年农村有生了儿子亲吻生殖器的陋习,却不知道还有人这幺扭曲的性癖。

    男人永远不管他的爱憎,他照旧按自己喜欢的来,并强迫宋荀习惯,逐渐让宋荀在这诡异的行为中得到快感。

    如男人所说,他为宋荀买了许多裙子,在给他洗完澡以后给他换上,每换一身就给他拍一次照。宋荀听见那咔擦一声,整个人就一下软下来,在男人手里像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他并不能知道裙子是什幺款式,也不知道穿上裙子的自己是什幺样子。他只记得,在他第一次穿上裙子的时候,男人突然静止的呼吸和扣在自己腰上收紧的手臂,他几乎能感觉得到手臂上爆出的青筋和暴涨的肌肉,男人低下来亲吻他的脚尖,一点一点沿着他笔直白皙的腿往上啄吻,虔诚而圣洁地,“白色真衬你,像个天使。”

    男人的头颅消失在他的裙子里,他拉开宋荀的腿,粗热的吐息喷在他大腿内侧,激得他浑身不舒服,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男人两只手指夹住他两片紧闭的肥厚阴唇,时合时开的玩弄着,他突然将肉缝掰开,分得大大的,眼睛凑过去一眨不眨地盯着瞧了许久。宋荀不知他的用意,两条腿不断打着颤,男人手劲大得似乎要把他从中间撕裂开。

    忽然听男人在他裙子里头说,“你的逼洞好黑,像个无底洞。”他又笑了一下,“不过你别怕,我一定把你填得满满的。”

    他朝宋荀的阴道吹了一口长气,凉凉的,像顺着阴道直接到了宋荀的心脏,他整个人汗毛倒竖,快要草木皆兵。

    鼻尖又贴着宋荀的女穴痴迷地嗅了嗅,“真骚。”

    宋荀心悸于他说出口的任何一句话,因为那不是羞辱就是男人扭曲的爱意。

    他托住宋荀的臀,手在舌尖不断在他已经湿润的肉缝里舔着,灵活地钻进含苞待放的嫩逼里疯狂地吮吸着,像要把宋荀一口吞掉。宋荀几乎在触到他火热的口腔的那一刻就软了腿,被男人托住了屁股才没有跪下去。

    男人干燥的唇裹合着宋荀湿热的穴口,他重重地吮着,牙齿研磨逗弄着坚硬充血的阴核,舌头插进阴道里霸道地来回贯穿。直搅得他天翻地覆,自己整个穴都被这个男人舔烂了,快爽死过去,他咬着自己的手指,眼眶发酸,哎呀呀地哭出声来。

    他满面潮红,脸上泪痕斑驳,腿软得站不住,只弯着腿无力撑着男人的肩头。失去的视觉使他的快感无限放大,体内激流汹,一阵阵滚热的春潮涌向下身。

    下面冒出来的淫水不断被男人的舌卷吸去,啧啧有声地快速吸进嘴里,又消失在唇齿之间,吞咽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格外明显,他失神地觉得自己快被榨干了,带着手铐的手扯男人还钻在自己裙子里的头,“不行了,不行了,快死了......啊!唔”

    他高潮了。

    与此同时,哆嗦着腿,直直坐了下去,压在男人脸上。

    男人被宋荀的肉屁股压得背躺在床上,白花花的软肉堆在脸上,含了一嘴的淫水,还有很多甚至溅在脸上。他没有搭理,对着宋荀刚潮喷完,还在微微颤抖的小嫩逼,毫无节奏地又吸又舔,用嘴含住已经高高肿起的小阴唇不断扫动,他无动于衷地任宋荀坐在他脸上,只一张嘴不断含弄着颤颤巍巍的小肉花。

    宋荀几乎要被他的坏心眼玩坏了,他坐在男人的脸上,被那火热的唇舌舔得快融化了,舒服得上头的嘴闭不住也直冒涎水。在第二阵高潮来临时,他想,世上原来还有这种要命的快活。

    努力好好久他才动起酸软的腰,从男人脸上爬起来时,还被狠狠地嘬了一口露在阴户外的充血鼓胀的小阴蒂。

    宋荀浑身颤抖着瘫倒在一旁,脱力的喘息着,男人的手撩起他的裙子,微带点茧的指尖摩挲着他已经被含得高高肿起,还在充血淌水的阴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