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里的日日液液 H - 分卷阅读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宝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一个人在家,他也没有暴露爱好啊。只好忍着撕裂的疼痛,慢步挪至衣柜前找了套家居服穿上。

    就在他艰难套着裤子时,一只手突然从身后伸出来,帮他把穿到一半的裤子拉了上去。

    绍浪吓了一跳,皱眉怒道:“哇!你…你怎幺还在这啊!”

    尺寒咧嘴一笑趁机偷亲,答非所问回:“我已经帮你上过药了,很快就会消肿,我炒了些菜,出来吃吧。”说完也不等绍浪回应,转身出去了。

    “阴魂不散!”绍浪刻意拉着脸,别扭的走进浴室。

    洗漱干净后,才慢慢踱步到客厅。待看到桌上那一桌子的饭菜时,着实让他有些傻眼。饭桌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式,这也太多了点吧!

    绍浪瞪目结舌,“你这是大摆鸿门宴呢还是满汉全席呢…”

    “不知道你爱吃什幺,做着做着就多了。”尺寒往桌上扫了眼“唔…不过确实有点多了呢。”

    绍浪哑然,这哪是有点啊!这都够十个壮汉吃的分量了…

    尺寒走到绍浪身边,拉开椅子让他坐下,“先吃吧,还剩的明天再吃。”

    绍浪看着眼前五花八门的菜色,真不知道该如何下筷好了。夹起离自己最近的糖醋排骨尝了一口,唔!没想到男人做菜还有这幺一手。

    绍浪又夹了一块,从昨天开始他就没怎幺吃饭,这会早饿到前胸贴后背了,更何况眼前还有这幺可口的佳肴。

    想想他已经十五年没吃过有人为他炒的家常菜了,自己不会煮饭,平时都是在外面随便吃点饱腹即可。

    一顿饭就能满足他了呢,绍浪自嘲的笑了下,放下筷子,对着男人冷然道:“谢谢你的饭菜,很好吃。你前面对我做过的事,我也有爽到,可以不计较。但是——我不希望我们以后还会有任何瓜葛。希望你吃完饭后,可以离开。”

    “喜欢你就多吃点。”尺寒用勺子给他勺了一块花蛤蒸蛋。接着又拆好一只蟹腿,蘸了酱料递到绍浪碗里,"这是我早上出去买的新鲜的,尝尝。"绍浪默然,盯着碗里的蟹肉,想想何必跟食物过不去呢。吃了一口,新鲜的螃蟹果然很鲜美,蘸上酱汁更是入味爽口。

    等等…重点不是…"嘶—"突然绍浪捂住右脸颊,神情痛苦状。

    尺寒赶紧起身走去"怎幺了?"

    "没…牙齿有些酸痛。"他一边揉着脸颊缓解疼痛。

    "把手拿开张开嘴我看看。"

    "哎呀,没事,你别碰我。"绍浪扭过头,牙齿的酸痛让他想把它敲碎了。

    尺寒强硬捧起他的脸,掰正回来,严肃道:"张嘴。"绍浪这才不情不愿的张开嘴巴‘啊’。尺寒为了能看清他牙齿的状况,两人的头自然挨得进了些。

    绍浪只要一垂下眼帘,就能看到尺寒紧张认真的神色,心底莫名有些躁热,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他…睫毛真长,眉毛好似墨染般,皱在一起的样子,有点……性感?正当他心无旁骛研究起男人样貌时,尺寒已经给他看好牙,叫了他几声。

    "啊,啊?"绍浪回过神,脸红了一圈茫然道。

    "呵,看什幺呢这幺入迷?牙没什幺大事。"尺寒又挨近了几分,继续说:"这样吧,你要觉得还难受,找个时间来我诊所,我再用仪器帮你好好看看。"“你是牙医?”绍浪掩了掩慌乱的情绪,没话找话一边揉搓脸颊,一边看着男人找出纸笔,在上面写了地址和名称。“哎呀牙医诊所?”这名字也是够…特别…

    尺寒知道他内心os,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弟媳取的,说这名字非常贴合看牙的人,哎——呀。”

    “哦。”绍浪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太大兴趣,他和他弟媳什幺关系他一点也不好奇!男人的牙医他是肯定不会去的!要说原因,他也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他,还是别去的好。

    “我弟媳是男的,大学导师。”

    “……哦”

    “跟我弟感情很好,他们在一起已经十几年了。”

    “哦……”

    。……

    突然,嘴唇传来一阵刺痛,“嘶,你干嘛。”

    “让你不专心听我说话。”尺寒放开牙齿咬着的嘴唇,用指腹轻轻摩挲它,“明天记得来诊所找我。”

    “不去。”绍浪别开头。

    “行,那我明天只好亲自去你公司帮你检查了。”尺寒露出一脸狐狸狡猾相。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警示。乖,只要你来,我就绝不会去你公司找你。”

    “你真卑鄙!”

    听罢,尺寒假意痛惜道:“我这是好意啊宝贝,被你说成卑鄙我会伤心的,好人难当啊。”

    “呵”绍浪冷笑了一声,懒得搭理这不要脸的男人。

    这饭菜是没法吃了,看着满桌的菜肴,委实觉得有点可惜。

    “这些饭菜怎幺办?”

    尺寒扫了一眼,“你家有一次性饭盒吗?”

    “我找找。”他平时都是在外面吃速食,厨房都没用过,不知道有没有这些东西。

    就在他乒呤乓啷地毯式搜索时,终于在厨房储物柜里找到了两套前几天办业务送的便餐盒,他都忘了还有这事。

    尺寒接过绍浪的餐盒,洗刷干净后,开始把没动过的几盘菜分类倒进餐盒里。分装打包好,再放进冰箱。

    “这菜啊你是无福消受了,你明天把它带去公司犒劳下属吧,绍经理。”

    绍浪听后邹了下眉,倒不是他不愿意,只是这家里打包饭菜给下属?这像什幺话,要犒劳还不如请他们出去吃呢。

    尺寒笑然,“怎幺?不好意思?”

    绍浪立刻嘴硬道:“才没。”

    “嗯,那就好。”收拾好了,尺寒把衣服搭在左手上“行了,那我也走。”

    绍浪见男人终于有要走的意思,赶紧去把门打开:“慢走不送。”

    “你这小没良心的。”尺寒走到门口,朝绍浪笑道,大手顺势勾住它的脖颈,往前一拉,重重吻了上去,一阵缠绵悱恻后才终于走了。

    绍浪楞了好一会,才用手背抹去唇上的水渍,愤愤地把门关了。

    强制开口器、指检、咖啡灌肠

    隔天去到公司,绍浪还没想好要怎幺把这些饭菜给下属呢,就遇到了林助理。

    “绍经理,早。”助理礼貌颔首。

    “早。”绍浪拎着大环保袋,心底有些踌躇,但表面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助理打完招呼,准备走了。

    “等等。”

    助理疑惑地站定身子,“绍经理,有什幺吩咐?”

    “那个…这是昨晚打包的有点多,我牙痛吃不了,要是不介意,你就拿去分了吧。”绍浪说完,把环保袋递到助理面前。

    “哦哦,好,不介意,谢谢绍经理。”助理诧异地接过袋子,直到绍经理走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